红墨水

♥我是习习的AD钙奶♥

夭折的生日礼物(孙翔中心)

祝天天2018生日快乐♛

        轻轻的微风吹散夏日的浮躁但吹不散兴奋期待的心情。我看着手上小巧精致的音乐盒,心跳不由的加快,期待着他的喜悦,期待着他惊喜的笑容。

        回想起黄少天我就忍不住想笑。我啊,最
看不得的,就是黄少天哭了,因为他一哭……我就想笑,真不是我没人性,只怪他哭得太有个性。

        那事儿是在世界荣耀邀请赛的时候发生的,那一场对战b国,对手很难缠,黄少天一个不小心就中了对手的陷阱丢了分,可能他有些自责吧,哪怕其他人都不甚在意,有些闷闷不乐,我不知道这个词用在他身上合不合适,但他当时好像就是这个情况。我提着一袋子的食材准备回宿舍煮火锅,国外没有找到火锅店我就准备自己动手。我看见黄少天是乎不太高兴,那身为队友我得帮一把啊是不是?于是我觉得到自己人品满满的就叫上了黄少天,然而这就是事故的开始。

        我们在我的酒店房间里架了锅,但是一个意外锅差点儿打翻,不过还好翔哥我身手敏捷一把扶住了,然而盛汤的汤碗就没这么幸运了,我扶锅的同时手刮过汤碗,然后它就被打翻了,然后黄少天就十分不幸的中招了。他被淋了一脸的汤,我当时吓了一跳,不过后来反应过来碗里的汤是凉的但还是把我吓坏了,不过黄少天恐怕比我吓得还惨。那汤虽然不烫但是辣呀!汤汁溅入眼底,生理泪水控制不住的往外流,我发誓,我本来是心存歉意的,然而谁想到黄少天一边哭一边喊,那喊声响亮清脆,咬字清晰,他就在那儿报着菜谱,什么我的丸子啊我的牛肉啊,边哭边吼,于是我就很不厚道的笑了,我真不是故意笑的我真的就是控制不住自己,我也很无奈的。我一笑他就气就哭的更凶了,我就笑的更大声了。对不起,我忏悔,等我笑完就忏悔!不过好歹丢分的事算是放下了,其实这也算是一件好事吧,应该……

        一回想起这事儿我就又有点儿肚子疼了,把持住!我拨通电话叫黄少天出来,要知道我可是大老远跑过来给他过生日的他多有面子啊。

        “孙翔!我在这儿我在这儿,你居然大老远的跑过来给我过生日本剑圣甚是欣慰你这孩子终于懂得孝敬前辈了,不过还是本剑圣教的好真是孺子可教也话说你给本剑圣准备的礼物是什么啊?我看你这轻轻松松的样子,不会没有礼物吧,没礼物本剑圣可不让你回去啊…………”

         又来了……这家伙哪都好,哪怕他话痨的毛病从客观的角度来看也是蛮有意思的,但并不代表我想身临其境,于是我立刻出声打断他“谁说我没准备礼物啊,我是那么小气的人吗?你看看,这音乐盒好不好看?漂不漂亮?精不精致?一等一的优品!”说罢我便想拥上去给他一个拥抱我觉得没有什么是比一个拥抱更温暖的了。但是天公不作美!我的脚踩到了一块石头滑倒了……就像狗血剧那样,成功的把黄少天扑倒了。空气突然安静,我们四目相对,在这美好的夜晚。咦?咦!?我内心大感不妙,对着黄少天开口道“呃……那个……黄少天……你有没有感觉到……”
“啊!哈?啥?感觉到什么?”
“呃……就是……就是那个啦……”
“什……什么那个啊………呃……你不会是……”黄少天的脸色突然变得紧张起来还泛着微微的桃红。
“就是……你的生日礼物好像被压坏了!”
“靠!”

          于是我始终没能对他说:生日快乐!

桃红色【叶翔】

新人可能ooc致歉不喜勿喷,短。



     “叶哥”“我会让斗神的名号,再次响彻整个荣耀”“今天我输了,输得无话可说。但是,明天则未必”叶修无奈,眼前又是那一抹桃红…………

       叶修最近有点烦,大脑总是抑制不住的响起某人的话语,和那拂过脑海挥之不去的一抹桃红,他并不清楚这抹诱人的桃红为何出现,却总在将要抓住时消失殆尽,这种患得患失的感觉让他感到十分苦恼。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好像就是那个冠军之夜吧。叶修看着大家一起捧着世邀赛的冠军奖杯,笑的是那样的张狂那样的骄傲。那个一头金毛的小朋友饶是一脸得意向他仰起下巴,笑的是那样的肆意,哟,似乎还带了点儿挑衅的意味。他的眼底抑制不住的溢出兴奋和激动,桃红色的唇瓣肆意的扬起,格外的诱人,想必一定很香甜。

       啊,这一切的罪魁祸首都是孙翔那小屁孩儿呀,把哥害成这样可真是有能耐呢。不过……撩完就想跑哪有这种道理。

        于是在一个夜黑风高的晚上,在各种机缘巧合之下,叶修终于把孙翔抵在了墙角,他朦胧的抚上眼前的这一抹桃红,对,这就是我想要的。他欺身向前,贴上那粉嫩的唇瓣,趁着眼前的人慌愣之时,轻易的撬开牙关 ,向前探索,灵活的在对方口中纠缠,初次悸动的小朋友毫无技术,任由叶修剥夺着他的呼吸,来不及吞咽的唾液随着下巴滴至脖颈,好一副活色生香的美人图。叶修硬是把人吻到窒息才肯放过诱人的唇瓣,毕竟这是如此美好的东西可不能暴遣天物呢。看着孙翔迷离样子,不禁有些恶趣味的思绪,他轻轻的将唇移到孙翔耳畔“果然很甜”
              

爱慕【叶翔】

孙翔中心,新人可能ooc致歉不喜勿喷

        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对他的感觉慢慢变了味,或许,是在嘉世那个雪夜里视线交接之时便产生了羁绊吧。
 

      最后的那六点五秒,诧异和不甘充溢了整个胸腔,然而更多的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感,只觉得难过,似乎今天之后就会失去什么重要的东西。以前听刘皓说心情不好的时候喝点小酒可以改善心情。虽然知道职业选手应该尽量减少饮酒,可心里实在闷得难受。小时候家里管着,就算叛逆也只敢啄一小口,后来做了职业选手更是难以接触酒精。半瓶啤酒下肚就已是昏头转向。
 

      我似乎能感受到吧台后面几人灼热的目光,便不耐烦的瞪向他们,那几人反倒是来了趣,向我走来搭讪,我很是反感他们的这种行为“滚!”我的不解风情似乎激怒了他们,眼看着即将发生争执,突然感到肩上一股压力,那熟悉的声音随之响起“不好意思,这小朋友 不懂事,我这就带他回去啊!”那几人见这架势也无了趣,就散了。

         “还发愣呢小朋友,输了比赛就这么消沉,这可不像你啊。”叶修调侃道。“滚!我现在最不想看到的就是你。”就应该这么说呀,可为什么那么难受呢?“啧啧,哥对你的影响这么深啊,行了,快回去吧,你也不想你的队友为你担心吧。”是啊!队长他们会担心的啊,但还是嘴硬“我自己知道。”我颤颤巍巍站起来,却耐不住久坐而导致的腿麻,一个踉跄向前倾倒,但并没有与大地来个亲密接触,反倒是扑进了一个温软的胸脯,我清晰地感受到了叶修的心跳,似乎也带动了我的心跳,心脏跳的越来越快,被一种窒息的感觉席卷,看向叶修的视线也越发的朦胧,当我反应过来的时候,嘴唇带着丝丝疼痛,淡淡的血惺味充溢口腔。当我意识到发生了什么时,我显得更加的惊慌失措,头也不回的逃走了。

       回到宿舍,回忆那羞耻的一幕。啊!以后要怎么面对他啊……不过他都退役了,也不会再遇见了吧……这样想竟有着丝丝的落寞。

       然而令我没想到的是,我们竟然再次见面了,不再是对手,而是并肩站在一起的队友。可我做了那样的事,要怎么面对他啊。在大家都互相调侃完对方后“行了,大家都回去准备吧,既然出来了就必须拿个冠军回去,孙翔你留下我有话跟你说。”在硕大的会议室里,我和他就这么对立站着,我不知道该说什么,甚至都不敢看他。他向我走近,越来越近,他在我的耳畔轻轻的吐息“亲了哥就这么跑了,想不负责任那可不行啊!”他扳过我的脸,侵入我的唇,掠夺着口腔,加深着这个吻……

轮回社会

孙翔中心                日常搞笑,呃……也许


         接到转会通知,一到夏休期就被安排去了轮回报道,我也想着能尽快的接受他们,同时也被轮回的大家所接纳。我不想把阵仗搞得太大,就自己买了提早的机票去了轮回。

        可能是因为在夏休期,轮回的人并不多,我就直接打了轮回经理的电话。也就是说除了经理其他人并不知道我来了。然而……
 

      “队长,队长,听说孙翔脾气不太好啊,搞不定怎么办啊?”这是杜明“嗯……老规矩。”这是周泽楷“嗯,队长说的不错,以前怎么办的,现在就怎么办吧,要让小孙好好的融入我们呢。”这是江波涛。
  
      哈?老规矩?什么老规矩啊?怎么听着怪怪的?

    “嘿,泊远儿,你看我这棒子怎么样?这可是我新买的。”“哟,启儿,你最近挺富余的嘛。”“哎,我听说孙翔那小子挺有活力的,你看我回头拿他练练手怎么样,也算增进一下感情嘛。”“我看行,咱俩一起啊!”

        我靠!这是要搞我的节奏啊!我他喵转的是战队还是黑社会呀?!

       “你们也别玩的太过了,小孙年纪比你们都小,别把人家弄出心理阴影了,影响他对战队的印象,应该好好照顾些才是。嗯…但小孙经历特殊,特别一点的话也不是不行。”方明华说话了。“哎,是是是,方哥说的是,我们保证不整他,很快他会成为我们中的一份子哦,嘿嘿。”“我靠!杜明你笑的真猥琐,你看你这都染上兴欣的邪气了。”吴启嫌弃道

        站在会议室门口的我此时脑袋一片空白,于是…………我又买了机票跑回去了……

       “呃……啊……那个……经理啊,那个我突然想起我还有些事,熟悉战队的事儿,要不过几天吧,呃对,对,呃……嗯……嗯好,就这样吧……”【内心so:我是谁?我在哪?要干嘛?】

此时轮回战队内
        “不过启儿,你那棒球棍看起来还真不错呀,哪儿买的呀,给推荐推荐呗,你说我送这个给女神她会不会喜欢啊!”“我靠!杜明你脑袋秀逗了吧,你送根棍儿给一女孩子找抽呢?”吴启道“呃……好像是怎么个道理哈……”“哎!对啦!杜明吴启!你们上次恶作剧整我的事情还没完吧。”“哎哎!泊远大哥饶命啊!你看你不也是咱恶作剧小组的一份子嘛,我们得相亲相爱啊!”“嘿嘿,那你知不知道打是亲骂是爱呀,让我来好好爱你们呗。”“……经理”“行了你们三个,别闹了,经理来了。”

“哦,大家都在呀,刚才孙翔说他有点儿事,之后再来战队。不过孙翔还真怪,都到战队了忽然又飞回去了。”
众人“哈?!”

小斗神的日常

      一个小段子,是的,非常非常小的小段子。

  

         杜明那货今天问了我一个特别没脑的问题,我都不想说他这是有多幼稚
      
事情是这样的:
     “二翔!二翔!”
       “杜小明!你再叫我二翔,就jjc见!”
       “好好不叫了,不叫了,唉,二翔我问你个问题啊。”
         “杜小明!”
           “好了好了,认真的认真的!”
          “哼!说吧,什么事问你翔哥。”
           “我问你啊!有一个精神病院,一楼的人他们只会摇头,二楼的人只会说没有,三楼的人他们只会边摇头边说没有,你有没有听说过这个事啊?”
           我就边摇头别人说:“没有。”
           杜小明捧腹哈哈大笑:“二翔!原来你是三楼的病人呐!哈哈哈哈!”
            于是我:MMP!